唐僧知道网

康熙的棺材还没搬走,雍正就当众羞辱父皇的爱妃,究竟为何?

请叫我雷大大

2021/5/5 10:50:05

康熙的棺材还没搬走,雍正就当众羞辱父皇的爱妃,究竟为何?

其他回答(3个)

  • 钨拇爻让

    2021/5/8 11:04:33

    腐败是伴随封建王朝的一个毒瘤,历朝历代都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康雍乾属于盛世,腐败问题严重的时候,应该是乾隆后期,著名的和珅案就在乾隆年间。

    相比来说,在康熙和雍正年间,康熙和雍正都是明君,对待不良习气,用的都是雷霆手段,**的几乎是不敢贪污。

    乾隆前期,腐败现象也不是很严重。

    总的来说,清朝前期,各位皇帝都是励精图治,清朝也达到了空前繁荣。

  • 东美游戏灵

    2021/5/10 6:05:43

    清朝初期,保留着专门由满洲贵族组成的议政王大臣会议,议政王大臣会议由满洲贵族把持,一切军国大事都要经过议政王大臣会议讨论,该机构一经做出的决定,即便连皇帝也不能更改。

    南书房

    为加强君主专制,抑制满洲贵族的一些权力,到康熙帝统治时期,康熙专门设置了南书房,由南书房直接为皇帝草拟谕旨和处理奏章,从而绕开议政王大臣会议,分割该机构的部分权力。

    雍正帝画像

    雍正帝在位期间,为进一步加强君主集权,借对西北用兵处理西北军务之际,朝廷临时设置了军机房,不久后改名为军机处,成为朝廷常设机构,军机处由皇帝选调亲信大臣组成,非军机大臣,即便王公大臣,没有皇帝的特旨,也不得出入军机处。

    “(军机大臣)只供传述缮撰,而不能稍有赞画于其间也。”(赵翼《檐曝杂记》卷一《军机处》)

    军机处的设立,军国大事完全凭皇帝裁决,军机大臣按照皇帝的旨意,只是跪受笔录,传达抄写皇帝的旨意,经皇帝审阅同意后,然后传达给中央各部和地方机构去执行。这样,地方军政首脑实际上也直接听从皇帝的指挥。

    军机处

    军机处设立后,曾经掌握清廷实权的议政王大臣会议逐渐名存实亡,形同虚设,逐渐成为摆设,到乾隆时期,最后索性被撤销。

    军机处是清朝自雍正帝开始辅助皇帝处理政务的最重要的中枢机构,这一特殊机构的设立,便于皇帝独掌朝政,使皇帝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一切都要服从皇帝的意志,从而使得我国古代的君主专制继朱元璋废除丞相制度后得以进一步强化。

    军机处的设立和议政王大臣会议的废除,反映了清代君主专制集权的强化,标志着我国古代封建君主专制集权达到了历史的顶峰。

  • 丿漠魂灬小安

    2021/5/15 20:48:31

    电视剧《雍正王朝》里,九子夺嫡最激烈的时候,康熙的圣寿之日到了。在康熙的寿宴之上,发生了一件让康熙和所有大臣都意想不到并十分震惊的事——抚远大将军、大将军王十四阿哥胤禵从西北前线送来的一个独特的寿礼——一个带有天然“寿”字的陨石,康熙十分高兴,但命人打开礼盒的时候,里面却装着一只死鹰!

    这只死鹰的出现,引起了寿宴现场一片哗然与惊慌——皇上圣寿之日送上死鹰!这个行为是绝对的“大不敬”的罪过,相当于“谋逆”的十恶不赦之罪,是要被杀头的!

    群臣的惊慌混乱之中,八爷党骨干九阿哥和十阿哥趁机跳出来高声叫嚷:把受十四阿哥胤禵之命送寿礼的鄂伦岱抓起来,并要求立即严查!

    寿宴现场一时乱了套,九门提督隆科多带人抓了鄂伦岱,并开始控制混乱的局面。

    寿宴上的众人都在看康熙的反应:出了这么大的事,一定是有人有预谋的作乱,看看康熙该如何处理。

    但是康熙却显得非常冷静,并没有表现出震怒的情绪,而是很沉着的要求:不要动,都不要动……。

    这个时候的八阿哥胤禩,以及九阿哥和十阿哥都极力要求立刻审问鄂伦岱,揪出元凶。

    康熙却冷静的说:把鄂伦岱放了吧,大家都散了吧!

    面对要求彻查的激愤的声音,康熙强忍愤怒,说了这样一句话:不查了,有罪的,没罪的,天知道……

    他极力想表现出从容和沉稳,但还是没有撑住,在寿宴现场昏了过去。

    这个死鹰对康熙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那么康熙为什么要强忍愤怒,选择了“息事宁人”,而不惜把自己气得昏了过去呢?

    从康熙气晕过去,说明康熙对自己的寿宴上有人送死鹰这件事其实是怒不可遏,气愤已极。

    送死鹰,这就是在诅咒他死啊!用心得有多么恶毒啊!并且这事极大可能就是自己的某个儿子干的,康熙除了愤怒,还有就是感到“奇耻大辱”——爹当的真的很失败。

    但就是强忍怒火和耻辱,康熙居然就咽下了这口气——不追查,难道他真的不想知道究竟是谁送了这只死鹰吗?

    其实,看到那只死鹰,康熙心里很快就判断出是有人暗中捣鬼,而且捣鬼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为了“夺取大位”而冒险一搏的八阿哥胤禩。

    从康熙放了替十四阿哥胤禵送寿礼的鄂伦岱来看,说明他不相信送这个死鹰是十四阿哥胤禵的本意,因为自认为是皇位继承人的十四阿哥胤禵,没有任何动机来做这么明显并愚蠢的事。

    远在西北的胤禵,对京城形势,康熙的状况的了解是有限的,他真正关心的是康熙什么时候撒手人寰,以及自己在此之前如何顺理继位,所以,他毫无必要“节外生枝”搞出这么个“引火烧身”的动静。

    所以,康熙无论如何也不会怀疑这个远在西北的“大将军王”会愚蠢到如此地步,大老远的送一只死鹰来激怒他,如果这样,十四阿哥胤禵就只剩下造反一条路了。

    讨康熙的欢心,才是十四阿哥胤禵最该做的。

    而这个死鹰更不可能是四阿哥胤禛调的包:十四阿哥胤禵和他的亲哥哥四阿哥胤禛之间的关系一直就很紧张,最好的局面就是“面和心不和”,胤禵送给康熙的寿礼,四阿哥胤禛都未必能知道是什么,更不必说能不能看到,能不能有机会做手脚。

    同时,种种迹象表明,四阿哥胤禛继位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此时冒险,绝无任何必要,同样也属于节外生枝。

    在极大的可能性的情况下毫无目的的增加不确定性,肯定是极端不明智的做法,四阿哥胤禛不会糊涂到如此地步。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八阿哥胤禩了。

    直到康熙办寿宴之时,继承大统可能性最小的,就是八阿哥胤禩了。

    从第一次太子被废公开推举新太子八阿哥胤禩犯了康熙的忌讳,吃了康熙一闷棍开始,康熙对这个儿子就只剩下“严加防范”了。

    所以,八阿哥胤禩要想得到皇帝之位,其实只有一个出路,那就是“抢”。

    胤禩清楚,要想让康熙主动把大位传给他,可能性几乎为零。除了想办法“抢”到手,别无他路。

    所以在十四阿哥胤禵送的寿礼上打主意,胤禩既有动机,也有条件——因为到京城送寿礼的鄂伦岱,本是八爷党的人,来京之后拜见主子,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况且十四阿哥胤禵也需要鄂伦岱到八阿哥胤禩那里替他解释为什么没有听八阿哥胤禩的话按兵不动,而是按照康熙的意愿主动出击打了一个打胜仗。

    胤禩还是有机会调包的。尤其是当他听说十四阿哥胤禵没有听他的要求,主动出击的时候,胤禩明显感觉到,他一直以为没什么心眼比较好哄的十四弟,已经和他不是一条心了。

    他看走了眼。

    按照九阿哥胤禟的话说,就是“都以为老四胤禛想当皇上,原来真相当皇上的是他”!

    作为当事人的康熙,就更加清楚谁最没戏。通常讲最没戏的那个,就是嫌疑最大的那个。

    康熙心中几乎认定,这只死鹰就是八阿哥胤禩调的包。正因为如此判断,所以康熙就必须强忍心中怒火,坚决不上这个老八的当。

    八阿哥胤禩为什么要用调包的方式送康熙一只死鹰呢?

    这个问题,康熙自己心里明白,而四阿哥胤禛的师爷,那个把康熙研究到骨头里的邬思道,也是清清楚楚。

    所以,当胤禛为康熙不去追查“死鹰事件”,也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反而把自己和老八一起免职的举动感到灰心和绝望的时候,邬思道出来说话了。

    胤禛从康熙罢免自己和老八甚至张廷玉马齐的举动中得出的结论是他老人家要把大位传给十四阿哥胤禵了,这是在给老十四扫除继位的障碍。

    他十分灰心,拿出来一箱子金银珠宝,作为给邬思道的酬谢——既然自己没戏了,就没必要再留着这个师爷了。

    胤禛告诉邬思道:先生虽有房杜之才,可惜我不是李世民。让先生枉费心机。

    但是邬思道却不这么认为,他对这件事的理解和胤禛完全不同。

    邬思道分析康熙,入木三分。

    他首先肯定一点,康熙自知时日不多,开始准备“后事”了。并且他判断:康熙心中默认的大位继承人不是别人,应该就是四阿哥胤禛。

    胤禛听邬思道这个话,将信将疑,心里话,凭什么这么说?是安慰我吗?

    邬思道告诉他:四爷聪明绝顶,只是关心则乱,你静下心来想想,自己也会得出正确的判断的。

    接下来邬思道给胤禛做了细致的分析。

    首先,邬思道一针见血的指出:死鹰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八阿哥胤禩干的——这应该和康熙自己的判断完全一致。

    其次,邬思道解释了为什么康熙明明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却不去彻查——康熙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了,预感到即将灯尽油枯的康熙,现在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安安稳稳的完成传位的大事。

    但这件事的前提,是康熙认定死鹰事件的两个当事方八阿哥胤禩和十四阿哥胤禵都不是他心目中已经确定的大位的继承人。

    假如当事人当中真的有一位是他心中确定的大位继承人的话,康熙必须要查,如果他默认的大位继承人不能摆脱嫌疑的话,传位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在皇位继承人这个关乎江山社稷前途的第一重要的上,他绝对不会“带病提拔”。

    正因为两个当时人不是,所以不查——罪魁祸首无论是八阿哥胤禩或十四阿哥胤禵,都已经不影响他的皇位传承了。

    邬思道的分析,很透彻。

    邬思道还明确指出,八阿哥胤禩送死鹰,其实是孤注一掷的行为,他最主要的目的,是把局面搅乱,他就有机会“乱中取胜”,所以他必须要冒着被康熙看破的风险做这样一个极端危险的举动。

    他打的主意,就希望康熙去查,最好查到自己身上,然后借着他精心培植的“八爷党”的势力大闹京城“火中取栗”——借势发飙“逼宫篡位”。

    但,康熙看穿了,干脆没有给八阿哥胤禩“发飙”的机会。

    而死鹰事件的另一方,十四阿哥胤禵也在想最好京城大乱,各种势力互相消耗,他可以得“渔翁之利”——举兵进京勤王而一举夺取大位。

    康熙谁的机会都没给。既不给八阿哥胤禩发飙的机会,也不给十四阿哥胤禵“勤王”的机会。

    按照他的想法:都别动,都回家歇着去。

    胤禛听了邬思道的分析,精神大振,深感自己的皇阿玛的用心良苦。

    胤禛算是彻底相信,这个大清皇帝的位置有极大可能就是自己的了。

    于是,胤禛和邬思道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登基前的准备工作。

    事实上,康熙为了皇位的顺理继承还真的就是“用心良苦”了。

    儿子太多,又都很能干,对康熙来讲居然就成了他晚年最头疼的事了。

    但他还是驾驭住了诸多皇子,实现了自己理想的稳定传位。

    康熙不愧是一个老练的深懂“帝王之术”和“御人之道”的“一代明君”。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